柚七

。。。。我这是被太太拉黑名单了吗。。。

我真的rio讨厌那种ab主场bcd给他们当龙套配角又偏偏打了bcd单人tag的了
特别是这个太太画的特别好看/写得很好很巨的时候。骂不能骂不能打,最后只能憋屈的说个太太真棒继续加油
jdl我根本不吃ab,也根本不想看到自己喜欢的c跑龙套啊。既然这是abcp的故事那你打一个cptag就完全够了啊???啃单人粮的时候真的()懂吧,看到一堆无关的玩意。

那什么的点梗(

像我这样的长年冷圈/更新巨慢/脑洞多写的少坑品没保证的垃圾写手竟然也有整粉了???震惊(虽然我知道我这条lof一发出来,肯定会有人从他的关注列表里猛然发现“咦竟还有一只咸鱼混在里面”遂把我删掉但是x

于是乎按照国际惯例。。。。来点梗吧!

事前的申明w:

所有cp在文中都不具有攻受倾向性!也就是即使你点了ab我也不会让a比原著中强势哪怕一点点或者攻气一点点,一切遵循原著。

是大写的混乱邪恶!所以点cp的话大三角or多边形都完全不介意的欢迎!x只要你对于这样混乱的关系接受良好w

以上可以接受的话,欢迎继续往下翻➡️



(链接里的都是试阅,请谨慎点梗



点梗范围:


犯我和今监!只接黄黑蓝白紫青金这几个人的任意组合,因为有老长一段时间没玩所以对于人物性格已经有点把不准了(尤其是女孩子)x所以下单请谨慎

http://youmuxia.lofter.com/post/1e92dde7_11168488


hp和开玩笑!点什么都可以,这两个质量有保证x

开玩笑http://youmuxia.lofter.com/post/1e92dde7_ef41909f

hphttp://youmuxia.lofter.com/post/1e92dde7_10736daa

宝石之国!目前写的比较顺的只有冬巡组。同样很久没重温不是太把的住性格

http://youmuxia.lofter.com/post/1e92dde7_122a27a4


mlp(小马宝莉)!随意点吧我什么样都可以x

http://youmuxia.lofter.com/post/1e92dde7_eea1af2a


和世界开玩笑!这是我和朋友们搞得一个开玩笑的西幻(大概?)au。有兴趣的可以点进去这个tag瞅瞅然后过来点文。。(不抱希望

世界剧组的其他创世神们我告诉里敢过来点就要敢于填这个坑!一手交货一手拿和谐共进一起产粮

http://youmuxia.lofter.com/post/1e92dde7_1097f942


Villainous!同样的点什么都行。

http://youmuxia.lofter.com/post/1e92dde7_10dcd399


阿松!空松相关的cp皆可。其他的也在接受范围内,唯一不吃的只有数字x热爱兄弟们的多边关系

http://youmuxia.lofter.com/post/1e92dde7_eedeba77


gf!只接兄妹/反转小镇的兄妹

http://youmuxia.lofter.com/post/1e92dde7_1156e5c9


自己的孩子们!

http://youmuxia.lofter.com/post/1e92dde7_12b1076ca





以上www欢迎点梗。

居民楼

今天是第13天。不敢相信,我们已经在这茫茫海洋上漂了这么久。

大家都很恐惧。食物已经吃完了,淡水也快喝完了。海水也在顺着被泡软了的潮湿的地板往上漫………一楼的女人和她的孩子已经不能再继续住了。当天晚上,所有人都沉默着听着外面绝望的敲门声。第二天早上,我们来到了一楼。隔着脏兮兮的玻璃和附着在上面的气泡,可以看见女人低低地浮在充盈着水的房间里,揪在后面的头发飘散在水中,像某种水池里生长着的菌丝。橱柜,电视机,和一个水果篮里的腐烂的苹果悬浮着,环绕在她身旁,缓缓地上下起伏。我们走回去,发现孩子被她放在了二楼的唯一没有被从楼梯漫上来的水占领的,狭小的,只够容纳一人的空间里。那孩子颤抖着打着抖索,站在逼仄的方形瓷砖里。他的怀里抱着一个水果篮。里面似乎是女人节省下来的食物和淡水,被好好的用一条整洁的红白格子的餐布垫着,四个角仔细的掖了起来。

我们接受了这像被放上祭坛来乞求神明的一样的贡品,完成了她最后的心愿:我们留下了她的孩子。他将由我们二十五层的住户轮流照料。之后,我们谨慎而精确的将食物和淡水分成二十四份,平均分给每一层。第四层的一个信教的老妇人虔诚的向天祷了告,然后拿走了她的那一份。



但是水还在漫延。

《药》段子向

短小注意。黄田病娇向监禁前提。和正文没有太大关系,是一些日常小段子x还会不时地更

1.
“黑田——吃药的时间到了哦。”青年转过身,拿着药瓶温柔地笑着说道。这是每天的保留节目。
不过今天的黑田似乎不大配合。只见他的眼神不似往日的混沌迷茫,变得清明,专注地看向他——让青年不禁想到了在这一切发生之前,在所有还没开始,他们仅是朋友的时候的那个黑田。回忆扑面而来,他不禁有些恍惚了。
只见黑田似乎欲言又止,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开了口。
“那个,黄田啊。”
这可真是让人惊讶,难道说终于对药产生了抗性吗。虽然早就料到会有这么一天,但是黄田不禁还是莫名的激动起来。
“怎么了么,黑田?过了这么久终于清醒过来了么。现在才知道反抗?晚啦(笑)。我是不会……
“我是说你那个药——”
“……我是不会让你离开我的,日复一日的监禁,就这样失去自理能力,一点一点变成我的……”
“不,我的意思是——”
“……变成我的东西,再也离不开我,也别想去见那个女人了。但是别害怕,我会一直一直陪着……”
“我是想说———”
“……一直一直陪着你的,因为我最爱你了呀,这个世界上最喜欢的你的人就是我———”
“黄•田!!!”
“——唔啊在!”
“你听我说。你那个药,刚才拿错了。应该是再旁边一瓶,你现在手上的那个,是维生素C。”
“…………”
“黄田?黄田?你有在听我说话?黄田?”

孩子们的总集

总结一下目前有的孩子好了x

1.莉莉丝
这大概是我最长情的一位了。。。当初搞她的时间最长世界观也是和大家奋斗了好久弄出来的。名字中二不要介意x实际上这其中还有一个蛮好玩的巧合,【因为不满于自己的丈夫而离开,成为了众魔之母】【因为不满于自己的所憧憬的大人而离开,跑到混乱放飞自我了】
写了好多关于她的粮和if线,是我觉得最像是自设的孩子。死板,僵化,但是博学,沉迷于书本和教条,但是对于秩序总领的人的信仰也很虔诚,因为长年深居在图书馆内所以某种意味上的不谙世事(傻白甜),不善表达交际(情商极低),相信书本给她描绘的一切。对应daat【知识】,第一个开玩笑相关的孩子

这个坑掉的剧组tag为“和世界开玩笑”,是开玩笑在西幻(大概?)背景下的au
链接http://youmuxia.lofter.com/post/1e92dde7_eea733cc

http://youmuxia.lofter.com/post/1e92dde7_115f70a9


2.忘了名字x似乎是乌拉诺斯
幸福小镇世界观下的孩子x沉默寡言,循规蹈矩,喜欢一尘不变。在与人交流上十分的有问题。童年悲惨的家伙,被自己母亲作为了父亲的替代品掌控着。总之很不对劲。最好不要和他离的太近
能力是交换平行世界与己世界对应之物。时间有限制,而且不能传送意识

3.没有名字!
是个日本高中生,没有超能力没有特异功能各方面来讲都只是个日本青春校园故事的角色!是我最喜欢的孩子x可以说是男性的理想型,爽朗,负责任,乐于助人。小麦色皮肤的运动系男子x各方面来讲都是很好的家伙

链接http://youmuxia.lofter.com/post/1e92dde7_eeb3eeb4


4.O
没有具体写过她的设定,是一个【英雄】。大背景是英雄成为一种职业的同样是日本的某处。身穿哥特系蓬蓬裙,随身携带一把阳伞。不怎么笑的女孩子,认真完成自己的工作进行【清除】。看起来冷冷的,但是内心戏很丰富,属于吐槽役的闷骚型选手。很俗气的设定为喜欢吃甜食,经常任务结束后去基地附近的那家便利店买黑森林蛋糕,这种时候心情会变得很好,虽然仍是无口但背景板上有小花。对于自己是唯一正经(伪)的家伙感到很苦恼,经常会面无表情的腹诽。
如果出现在漫画里的话,大概是心声会被作者经常描绘出来占据半个版面的那种孩子

最近被一个笑的很欠扁的家伙正大光明的跟踪了,每天装扮成各种身份(便利店小哥,乘务员,路人,浇花的园丁,与其说伪装不如说是套上一件制服就强行说自己是另外一个人)出现在她身边并以各种方式(炸弹,下毒,陷阱)试图解决她,质问与暴揍也得不到任何结果,为此十二分的苦恼中
链接http%3A//youmuxia.lofter.com/post/1e92dde7_ee9a225e


5.西蒙/特丽莎/丽塔

两个恶魔和一个堕落的神父。没有具体设定。

http://youmuxia.lofter.com/post/1e92dde7_12226396

童话


唔,那里是很冷很冷的一片陆地,温度低到以至于湖泊和海洋都冻成了一整块大冰块,像地面一样变成了可以挖可以走的东西。那里的人们不把捕鱼叫捕鱼,他们称之为采鱼或者挖鱼。因为水都冻成了冰,所以鱼也跟着一块被冻在了里面,静静的沉默的冰封在脚下,保持着摆尾那一瞬间的姿势。所以当人们要采鱼的时候,他们会在鱼产丰富的地方挖一口冰井,人顺着宽敞的矿洞一样的井口爬下去,到达合适的位置后就开始凿冰,或是把冰切割成一大块一大块的正方形长方形搬出去,之后把冰砸开来得到里面封藏的鱼。

在不同深度,鱼的种类也不同,当人们想吃深海鱼的话,就会不远万里跑到海洋中海沟的所在处,开始挖挖,一直挖到深深的海沟所在。一眼望过去,海洋上遍布着大大小小的规整的晶莹的洞口,透过冰面,能看到正在采鱼的人们挥舞着锄子,奋力挖掘着。

什么样的名字都无法概括文本内容的一个一言难尽的充斥着哈哈哈的故事

群里和蝌蚪电话聊天时的故事接龙的扩写hhhh希望能博你一乐x

 @不练好字不改名的蝌蚪 



故事的开始和经过

某一个亮堂堂的早晨,金妮一觉醒来,以一个完美且熟练的前滚翻动作从床上屈膝跳起在书桌前翻开黑皮本,预备着去完成今天的每日任务。黑皮本上一如既往的出现了一行新字,“尽情欢笑吧”。
金妮心想这不简单,我每天过的都挺乐的。于是她当下在任务旁打了一个勾,用简洁的语言表达自己对此任务的轻蔑与不屑。巴希达果然在线,隔空用黑皮本给了她当头一棒,同样简洁的表达了自己的意思。于是金妮只好乖乖划掉那个勾,开始苦思冥想怎样达成任务。
笑是很简单的。金妮在房间内深吸一口气,气沉丹田。“哈——哈——哈——!”这是一个虽然不大优雅悦耳,但绝对担得上欢笑一词的响亮的哈哈哈。但显然巴希达不满意,因为她默不作声。金妮从秋那里知道,这叫“弧人”,十有八九是气。于是她很善解人意的把黑皮本的不作声当作是生气的表现,而忽略了黑皮本在之前的日子里也从没讲过人话的这一事情。


一招不行,还有他法。


金妮又仔细阅读了一遍任务内容,咀嚼了下。她认为自己刚才欢笑方面是没有错的,大概是尽情方面出了问题。
于是,许多稀奇古怪的法子开始咕噜咕噜地在脑子里冒泡。这时,世界外的全知的神,“某水果以及某两栖动物幼体”,看到了此刻,金妮韦斯莱脑子里的想法,不禁大吓一跳,觉得此物真是非同凡可,不可由着她按脑中所想去作妖为害世间,便悄悄的在泡泡间安插了一个显眼的金色泡泡,试图引起她的注意。金妮挑挑拣拣,最后不出所望选中了那个金色的。这是个完美的泡泡。金妮很满意,全知的神也很满意。在他们自认为此物,之后,绝不会得以去做出脑子里所想的那些可怕的事后,便放心的离开了。为了方便事情的实施,他们同时还对金妮的魔杖稍稍动了点手脚。
金妮抽出魔杖,干脆利落地对自己施了个欢乐咒。
然后她便一路狂笑着冲到了客厅。刹那间,客厅了就充斥着爽朗的哈哈大笑声,震得薄薄的墙板晃动。
吓得韦斯莱一家从床上滚下来,匆匆忙忙跑到客厅看看这是什么凶猛的动物发出的可怕声音。
他们的确看到了。看到了一只金妮。
“此笑只应天上有,人间能得几回闻。”在一家六口大张着嘴巴观摩了一会金妮连续不断的大笑声后,罗恩合上嘴,严肃的评论道。


金妮没空对他的支持表示感谢,她忙着笑。
茉莉和亚瑟开始很认真思考要不要赶紧送医院。
但是金妮不会让任何人得逞的。


众所周知,哈欠是可以传染的。当一个人打哈欠的时候,周围的人都会不由自主的跟着张开嘴。所以同理可得笑也是具有传染性的。这不,在金妮契而不舍的魔性的哈哈哈下,罗恩首当其冲被拉下水:“金妮嗤嗤嗤别,嗤嗤别笑了……你一笑,我也特别想笑嗤嗤嗤……”
乔治和弗雷德互相对视一眼,同样大笑起来:“你们俩太有意思了,一个哈哈哈一个嗤嗤嗤,要不要搭伴建一个嗤哈韦斯莱组合啊?”但笑着笑着,他们就惊恐的发现了不对劲:他们没办法停下来了。于是两个此起彼伏的“嘎嘎嘎”就加入了“哈哈哈哈”和笑声中添了一丝幸灾乐祸的“嗤嗤你们活该”中。不多时,莫莉和亚瑟也成为了其中的一员。就在韦斯莱一家笑的前俯后仰痛苦不已的时候,一个甜美的声音响起:“大清早的,发生了什么事?还让不让人睡觉了。”伴着这句话,一个慵懒的身影款款从门内走出,打了个娇憨的哈欠。
亚瑟连忙在捂着肚子之余腾出一只手连连摆动:“小水别过来!快逃!”
但伟大的水蓝儿显然不以为然,她施施然走上前,一眼就挑中了在其中笑的最响亮最招人厌的金妮,魔杖一挥,止住了她的声音。其他人总算得以抽空歇了口气。但她虽能够让她不出声,却无法控制她咧着的嘴;她迫使她面无表情,却无法阻止金妮满地打滚。就像出现了一个连梅林也无法解释的bug一样,伟大的无与伦比的Aqlmarine的力量都无法约束。水蓝哔不禁气急败坏。由此我们可以说,笑声是对付玛丽苏最大的武器。他们可以扭曲愤怒与悲伤,迫使他们服从自己,但对着洋溢着欢乐的笑容他们就像最可怜的家伙一样手无寸铁之力。与此同时,水蓝儿发现自己的嘴角也在这股子感染力下悄悄的不能抑制的勾起,接着,一阵银铃般的笑声漏出嘴角:“哦呵呵呵呵~”水蓝儿大惊失色的捂住嘴。权衡之下,伟大的Aqlmarine气愤的跺了跺脚,选择暂时性的撤退,保留战力。


韦斯莱一家没空道别,他们忙着笑。
笑到天崩地裂,海枯石烂。


金妮看到自己的成果,觉得在欢乐咒下的好心情愈发的明媚了。可是接着她又想到,只有她自己一家人享受这份快乐,实在是太自私了。她要把这份快乐传递给更多的人!于是伴着高昂的“哈——哈——哈!”,金妮手舞足蹈地跳出了大门,留下剩下的六人在自己的笑声中苦苦挣扎。

大路上,行色匆匆的路人们闷头向前快步走着。他们每个人的心里都怀揣着一两件急事,一两件心事,使得他们的脸或是黯淡无光,或是愁容满面。但是这个情况不会长久了,因为金妮韦斯莱蹦蹦跳跳的从大路的另一端赶来,她身上的光芒让太阳暗淡。她誓要将这人世间都充满欢笑。于是在她充满决心的快乐的“哈——哈——哈——!”中,巫师和麻瓜,男人和女人,老人与小孩,都僵硬的使用起长久不活动的两颊,无法抑制的一同咧开嘴,任由笑声从嘴里冒出。他们有多久没笑了啊,以至于都忘记了笑的滋味有多美好,只要一张开嘴,那些封闭已久的笑声便争先恐后的探出头来。

但金妮仍没有称心如意,她想到她的朋友们还没能跟她一同分享这快乐。又转过一个拐角,她惊喜地看见洛夫古德家显眼的房屋就在不远处的小山坡上朝她招手。金妮韦斯莱唱着歌跑上去,用三声响亮的“哈——哈——哈!”代替了敲门。卢娜打开门,第一个映入眼帘的便是金妮那露出八颗牙齿的灿烂笑容。“卢娜,我们一起——”没等她说完,卢娜就势塞了块抹布进去,“大白天的,发什么神经,去去去,别个这捣乱。”说着便关上了门。
金妮满不在乎的将抹布扯了出来。虽然在卢娜这碰了一鼻子的灰,但她并不气馁。

只是其他人住的都离自己很远,一时半会赶不过去。金妮想啊想,最后灵光一现,决定录封充斥着她笑声的吼叫信寄给她的朋友们和教授们。在美滋滋的第100次署上自己的名字后,她总算心满意足的停了手,将信封寄上第100只猫头鹰的爪旁。

一批生物病毒就这样骑在猫头鹰的背上启航了。它们肩负着伟大的使命。



一周后,英国沦陷了。



故事的结束

所到之处,眼之所急都是欢声笑语的海洋。而高高站在他们上头,统领着这只大军便是罪恶的源头金妮韦斯莱。

他们浩浩荡荡的向前行进着,目的地是小山坡上的洛夫古德家。卢娜因为在笑声扩散之初侥幸免于难,像是丧尸灾难片一样 成为了最后一个没有被感染的人,作为最后一道防线,负隅顽抗着。

“卢娜洛夫古德,反抗是毫无意义的!屈服于欢笑的力量吧!”人群用更加响亮的欢呼附和她。

“不,哪怕只有我一个人,我也要坚持下去!”

“不自量力!”金妮韦斯莱冷酷的说道。她一挥手,人群便把她放下来。她走上前去,礼貌的敲了敲门。

再一阵沉默后,门打开了。金妮不禁露出了得意的笑容。她的嘴巴大大的咧开,预备着为自己绝对的胜利大笑。

然而,等待着她的不是卢娜的乖乖投降。

“吃我一记忧郁菇!”话音未落,一个蘑菇就被扔到了她大张的嘴里,金妮下意识地咕咚一声咽了下去。

人群寂静了。


故事的尾声

此时,不远处的陋居。

“嗤嗤嗤你们不要再笑了啊都已经一个礼拜了啊你们一笑嗤嗤我也停不下来肚子好痛……”

“嘎嘎嘎我们是看你在笑才想嘎嘎嘎想笑的啊”

“孩子们噗噗噗都噗噗噗别吵了噗……”

“哦,哦呵呵呵呵……”

#六子系列#松野小松的受难日

乱七八糟的对话体……慎点

只是一点点试看………之后有空会写完的x

不是all小松!!!不是!!不是角色粉的自我高潮!每个人都会轮一次性转的请不要误会!!这个系列会分别叫做松野空松的受难日这样……千万别误会了(

背景:迫于母亲想要一个贴心女儿而施加的压力,六子去大裤衩博士那要来了美女药。



“啊——虽然儿子也很好~但是有时候,妈妈我果然还是想要体验一下拥有一个女儿的生活呢~”

“唉唉——有我们六个还不满足么——”

“妈咪好过分!难道totti不够好么!”



母亲:就是想要有个贴心的女儿,假如不让我满意的话,就不会再给你们这些啃老族们洗衣服做饭了x


于是迫于威胁六子只得去博士那要来了美女药x结果长男就在命运的划拳中输了被迫吃药



嘛虽然公式书里小松为了能和豆豆子约会毫不犹豫的穿上女装x对这种事情完全不介意的样子,但是感觉如果是这种情况的话还是会很不乐意的吧(笑)去讨好想要女儿想要到残念的母亲大人什么的。但是一想到能利用女孩子的身份干很多事情(比如进女澡堂)以后又会立马变卦

first day
一松:“长男这种东西就是为了这样的时刻存在的吧。(笑)”
轻松:“不要再挣扎了小松哥哥,请好好地把药吃下去。”
小松:“啊啊啊你们两个家伙怎么回事啊——兄弟爱哪里去了就是这样卖你们的大哥的么混蛋弟弟们!空松!快来履行你作为次男的职责救我!”
空松:“goodbye my dear brother……”
小松:“唔呃呃我是绝对不会吃的———空松竟然连你也!——唔额额额……”
椴松:“小松哥哥你还是放弃挣扎吧,嘛这样讨妈咪欢心的机会可不多呀(拍照)”
十四松:“同意同意——!”
轻松:“你看大家都表示赞同了哦,少数服从多数所以请你乖乖的把药吃了然后作为可爱的女儿去安抚母亲吧长 男 小 松 (和一松一起按住小松)。”
小松:“这种事情哪里好了啊……而且啊!特别是撸斯基你向大裤衩博士要求的那个劳什子“监督机器人”!搞得身为女性的优势也没有了——你还我正大光明去女澡堂和豆豆子酱一起搓洗对方肉体的机会!”
椴松:“真是人渣啊小松哥哥,如此纯洁的仅仅是换一个性别来关爱母亲的这种事竟被你想的如此污浊不堪——”
十四松:“嗯嗯——污浊不堪污浊不堪……”
轻松:“真是人渣呢小松哥哥。(再叫一次撸斯基就揍你哦)”
一松:“真是人渣。”
十四松:“嗯嗯——人渣人渣……”
空松:“goodbye my dear brother……”
小松:“哈啊———?难道你们没有想到这方面么别告诉我?!既然如此那你告诉我那个监督机器人是要来干什么用的?!不就是怕兄弟中有谁一个人独占这样的桃色时光么!撸松我可告诉你啊其他人无论怎样哥哥我都不会这样的哦………?会拍照片共享的哦………?所以即使要做妈妈的女儿也请务必把这个机器人送走哦………拜托了撸松?(还有空松你是只会说那句话么哥哥我又不是要去死复读机啊你!)”
轻松:“…………(有一点点被说动)”
一松:“喂撸松你可不要上那家伙的当啊。假如送走了机器人这家伙要做的第一件事绝对是拿上所有的药跑到女澡堂里吧……绝 对 不会想到我们的。”
空松:“goodbye my dear brother……”
小松:“所以说你这家伙是怎么回事啊!还是说终于意识到身为长男的我去了次男的你的期限也不远了么!(为什么是我在担当吐槽役!)”
椴松:“无关的话说得够多了呢———赶紧把这事解决吧话说。”
十四松:“嘿———咻!(将药猛的怼进嘴里)
小松:“唔噗——!(四周冒出大量的烟雾)”
一松:“唔啊………”
轻松:“真是夸张的效果呢……”
椴松:“嗯…你们说小松哥哥会变成什么样的女孩子呢~”
一松:“啊哈———虽说是美女药,但是到了那个家伙那里说不定会突然失去药效变成丑女什么的呢……”
空松:“good,goodbye,my dear brother……(拭去晶莹的代表love的泪水)”
轻松:“空松你也是,那句话好停一停啦……”
十四松:“(蓄力中)”
四松:“………?(那个奇怪的具象化的蓄力条是怎么回事啊……)”
{?}:“咳……唔啊……”
众松:“?!”
(烟雾逐渐散去,一个属于女性曲线的身影影影绰绰的显露出来)
{?}:“我说,你们这帮家伙啊……”
众松:“(来了!)”
十四松:“(蓄力条满格了)(突然窜起)小松哥哥———!(扑上去抱住)”
一松:“喂等等啊十四松,别随随便便扑向来路不明的东西。

轻松:“(所以那个蓄力条是这个作用么)”

{?}:“啊……哥哥我好伤心……才过了这么一会就从人渣长男变成来路不明的东西了啊……”
椴松:“小松哥哥………?”
十四松:“小松哥哥登场——!”
小松:“锵锵锵——”
众松:“唔啊!”
空松:“goodbye my dear brother!hello my beautiful sister!!”
众松:“重复了那么久就只是为了说那句话么!”
轻松:“该说不愧是大裤衩博士么……立即见效啊。”
一松:“………连这都能变成美女不愧是物如其名的美女药。”
椴松:“…………(不知道为什么沉默了)”

没头没尾的先结束了。等有空再写完吧(

tbc

#人设三十天#4

Day 4.幼年的样子
突然想起来我连名字都还没取。随便抓阄抓一个好了。

“噗通”。他扔出的那枚石子准确的砸到了水塘的正中央,在清澈见底的潭水里缓缓沉下去。从入水点为圆心,一圈圈的波纹缓缓的向外漾开。第一枚石子,他默默的想,是他说的那些话。

“我说,你这家伙,”
闭嘴。
“不会是孤儿吧?”
别说了。
“虽然一直说自己的父母在国外研究所工作,但从来没有见到过啊。”
我说不要再讲了。闭嘴。闭嘴闭嘴闭嘴闭嘴闭嘴—————
“你不会是在吹牛皮吧?又或者,其实你是个野种,你爸妈不要你————”
“砰”。他想也没想,就一拳挥了出去,实打实的揍到人家脸上。他两眼发红,喘着粗气保持着那个挥拳的动作。旁边看热闹的人中有个胆小的,一下子被吓哭了。

“给我,闭上你的嘴。”

他从身边拾起一块石子,再一次扔了出去。第二枚,他闷闷不乐的记着数,是幸子老师对我说的话。

“那个,不是老师说你……”
“考试也快临近了,就不能收收心吗?打架就真的有那么重要么?”
“老师并不是要指责你,我也清楚你家里的特殊情况,只是………”
“总之今天这件事无论是两个人当中的谁先挑起来的,你们都要留校察看。好好想想吧。”

明明我没有做错什么的,混账……

第三枚。
第四枚。
第五枚。

泪水没法抑制的咕噜噜的冒出来。他狠狠的用打架时没被攻击到的左臂擦着眼泪。哭什么哭,快停下啊笨蛋。他愈是这么想,哭泣的冲动就愈是没法停止。最后不止是眼泪,连十分丢脸的呜咽都发了出来。笨蛋,笨蛋笨蛋笨蛋。
啜泣声在这个小小的水塘边响起。泪水滴落下来,他探出头,让它也落在水塘里。第六,第七,第八。泪水里的盐分淌下来火辣辣的蛰着伤口。第九,第十。水面上映出的脸狼狈不堪,混合着汗水的尘土黏嗒嗒的贴在上面,到处都是打架后留下的伤痕。
他知道阿公他们肯定又会对此絮叨不止。一想到一会还有回去面对的诘难,他就感到一阵烦躁。

太阳要落山了。他听见阿婆叫他回来吃饭的声音。

用潭水随意的抹了一把脸,让它看上去至少像个样后,他站起身,一瘸一拐的朝屋子的方向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