柚七


今年初冬的第一场雪。写点什么送给那个冬巡者。



#反派三十天#Day 2 后续

前言:增加一个设定。O是一个以糖分为燃料的居家-战斗两用机器人。答应朋友写完的,没头没尾



正文:



甜品是源动力。O这么想到。排队什么的我一点都不介意,这是为了最后能品尝到极致美味的必要修行。是朝圣之路。


O对自己这么说完,便又释怀了她已经等了四小时八分钟零二十七秒,在火热的正午太阳底下穿着一身厚到可怕的蓬蓬裙和过膝袜被炙烤了一个中午而且还有可能要再继续一个下午的事情,复充满耐心的站在排成长龙的队伍中间,等着。等待站到柜台的那一刻。等待自己终于能将那崭新的钞票优雅的递给收银小姐,真正拥有自己的至爱(那块蛋糕),远离这毒日和凉爽的室内相遇的那一刻。




等待能真正远离后面那混账的那一刻。


“哎呀真是太巧了,没想到能在这里碰到您!这实在是太有缘了!”男人兴致很高的大声说道,引得前面排队的人不时回头看看出了什么事。不,一点都不有缘,巧过头了,不如说巧的让人想揍人。前面的那位也不用一直回头了,这里什么也没有别再看了。“实在是真没想到!您也是来这里买甜品的么,他家的芒果慕斯做的确实是最好的!”对就是这样。被你猜中了,我的确买的是芒果慕斯,但这仍然不能阻止我想要把你揍出大气圈以报上次之仇的心思。但喜欢的东西被认同了还是会有一点点高兴和得意。“没错,的确是最好的。”O矜持地点了点头,“但我个人认为如果原料从牛奶换成淡奶油会更好。”而且糖放的太少了,O在心里默默的加了一句。出于一种奇怪的觉得这么讲似乎太幼稚,太小孩子了的心情,O没有把这句话说出来。


“啊没错!我也是这么认为的,”男人热烈的附和了她,“不过糖似乎放的太少了,您觉得呢?”



……………可恶,这家伙会读心么。



“大概吧。”O模凌两可地回了句,掩饰住自己刚刚内心想法被突然的洞察。“加太多了不就过于了甜腻了么,而且也不符合芒果慕斯那种偏酸甜清爽的口感。”

个鬼啊。甜食当然是糖放的越多越好了,吃的时候简直能直接咀嚼到甜蜜之神的本质。前面的那个人又回头了一次,所以都说了没有什么好看的啊白痴上班族,没见过可爱的女孩聊甜品么。


“我倒是觉得甜食就应该甜一点呢!”男人瞪大了眼睛,仿佛很惊讶似的挂上了那个欠扁的微笑。装的真像。“美味的甜品总是让我想到您的作品——都是那么的甜蜜。”


所以这回的身份是作家的小粉丝么——O面无表情的腹诽着。我也算是佩服了,竟然能知道我这一重职——等等?他刚刚说什么?!


O立马不复之前冷淡的疏离,一扭头用一种近乎震惊的眼神瞪着他,他知道我写…………我写那些东西?!他怎么会……他是怎么知道的!我明明从来没有——我肯定没有——!他究竟是怎么鬼鬼祟祟的打探到的!这事我连博士都没告诉过!


“少女的心思是那么的不可捉摸和青涩!还有那些错综复杂的深邃的感情,那些精妙的巧合与误会,和戏剧性的话语,”男人仍在大肆赞美着,毫不吝啬的使用着溢美之词。“我尤其喜欢里面的一个男性角色——他虽然是一个血族,但为了单纯的女主仍放弃了自己的家产和地位。我总是对愿意听我说话的每一个人推荐您的作品——它们实在是写的太好了。”


他真的知道!!!!他还跟许多人讲了!!!O的内心在尖叫。深呼吸,深呼吸,冷静。不!!!!!身败名裂即是!——深呼吸,吸气,呼气。吸气——好的。就是这样。没什么大不了的,他说出去也没人会信的—前面那个人又回头了!—我很安全——事态在我的掌控之内。没人听见他刚刚说了什么。队伍现在已经排到四分之一了,马上就到我了。现在就是时机,给他来一次真正的教训让他懂得什么时候该闭上那张欠揍的嘴——呼气。很好。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你再多说一句下一秒就是你的死期。“你愿意解释一下自己是从哪里听到的这样的谣言么。”这就杀了你。



“什么?这怎么会是谣言呢!”男人夸张的摇了摇头,从随身的一个背包里掏出了厚厚的五六本封皮花哨的书,“您看——这可不就是您的作品?《落跑的小姐和血族之歌》,《甜食,爱情,哥特蓬蓬裙》,《玫瑰与黑暗,一个英雄的过往》,我全都买了——瞧,您的笔名——”



前面的人转了第四次头。O觉得自己在燃烧。


“快…………”


“——什么?”男人贴心的俯下身,“您想说什么?”


“快…快走…………”


“有什么需要躲避的么?”男人说着抬起头紧张的张望了两下。“我并没有看到什么啊。”


“我说快走啊啊啊啊啊啊!”O崩溃的吼道,“把账结了赶紧离开!这不就是你想要的么!”


“您确定么,已经排到您了……”


“快去!!!!”


“您真是个心地善良的人!太感谢您了!”男人终于顺从了她的意思,绕过她去前面结了账。“祝您能有愉快的一天——以及期待您的下一部新作《夜的黑暗之女》!”



男人高高兴兴的走了,带着他的芒果慕斯。


O蹲在原地。将脸深深的埋在裙摆里。





不活了。


被当众说出了自己小说的名字和内容,已经没有脸再走在阳光之下了。我要离开,离开这片给我耻辱的土地,隐藏到漆黑的夜里——独自一人行走着,铲奸除恶,作夜的英雄和使者,投身于黑暗的阴影里。求求你了啊神,让我现在就死掉吧。


“额……这位小姐?”收银小姐迟疑的声音从上方传来,“您还要买东西么?”


“一块芒果慕斯。谢谢。”O头也不抬地说。“这里是会员卡。”O取出了那张黄金vip的卡,蹲在地上用手把它滑了过去。


“啊,那个,抱歉,芒果慕斯已经卖空了呢。”收银小姐带着歉意说道。“刚刚那位先生买的就是最后一块了。请您明天再来吧。”




一片死寂。


O站起身,拍了拍裙子。又弯下腰捡起了那张会员卡。


收银小姐显得有些不安:“您还好么?虽然芒果慕斯没有了,但是其他甜品也还是有存货的。”


“不,不用了。我明天再来就是了。现在有更要紧的事要去干。”


“………?”




O抬起头,眼睛里燃烧着熊熊的恨意。


“大, 扫 , 除 。”

gb脑洞①

小白莲Ax霸总O

老套传统的“女人你成功的引起了我的注意”和“我是不会因为钱而屈服的!钱如此肮脏!”的小言剧情x霸总对于自己的o身份一直是对外保密或者避而不谈的,多亏了霸总天生的霸总气场和身居高位,所以大家基本默认他为a,也就从没怀疑过霸总的性别x此事很好的被一直隐藏着
霸总是个很直男的家伙,而且对男性无感,但又认为与其屈辱的被一个女a压不如去死,所以一直没有谈过恋爱,冷酷又孤独的母胎solo到了现在。
直到遇到了小白莲。在认识小白莲以后,他头一次感受到了那颗为了不让他人发现自己耻辱的秘密而冰封已久的心的跳动,他对她投入了过分的注意和关注,竟有好几次忘记在她面前掩饰自己作为o的异处。
而且在他说出“我同意跟你交往。你想要的不就是这个么”这句话之后,对方的“我,我从来就没因为你的钱!和你的身份,还有,还有你高高在上的特权a级而喜欢过你好么!我从来就不在乎那些!”认为自己终于遇上了那个她,一个完全不介意所谓的abo性别标签,不会因他的性别而另眼看待他,完完全全的把他当作他自己来看的人,遂对小白莲展开了追求。


此处增说一点,到目前为止,他都以为小白莲是o或者b。


我们把视角调回小白莲这边。小白莲是一个出身于中产阶级的非常傻白的女孩儿。黑是黑,白是白,是非好恶观强烈,也很情绪化。但总的来讲还是个好的家伙,待人真诚没有心计,总的来讲,就是一个刚刚大学毕业,初出茅庐的小孩儿。
第一天与霸总的初相遇很不好。一句话来讲,就是霸总的霸总表现和一些巧合造成小白莲对霸总有了很不好的印象,认为这是跟她以前见过的那些a一样自认高贵看不起其他人的家伙。


ps一下。小白莲是a。但她非常政治正确,很信政府宣传的那一套,认为abo平等。遂从小到大从没因为自己是a而有过什么。

但也因为她政治正确的“abo平等”的想法,经常会不自觉的以一种高位的姿态去和bo交谈,就那种“不用担心我们是平等的,我不会因为自己的性别而觉得比你们高贵”,非常一腔热情的去帮助人家,无意间给对方造成了困扰却不自知x


转回来继续说。虽说第一印象很差,但在之后的逐渐的交往里小白莲渐渐发现他也没有自己想的那么坏。也没有所谓的a的洋洋得意。就渐渐释怀了第一次的不爽。但之后霸总的那句“你要的不就是这个么”直接引爆她全部炸点。大彻悟(伪)这家伙就是个自我感觉良好以为全世界绕着他转的混蛋。好感度又飙零。
结果之后很莫名其妙的被对方追求了,困扰又生气,但好多次到嘴边的“你到底想干啥”又被对方深邃而霸总的眼神弄的硬憋回去了。
霸总不愧是霸总,追求人也那么的与众不同——再次一句话总结。非常尬。职场当着所有人面壁dong这种事真的是既不看场合又不会读空气。
业务能力超强,智商极高,非常霸总的霸总,只有一个缺点。那就是情商为负值。
霸总就很苦恼啊,我追求的这么热烈了这女人怎么还没有把自己的心献上来;小白莲也很苦恼啊,我拒绝的这么明显了这家伙怎么还不察觉。不过苦恼归苦恼,在日复一日的虽然很尬但是当事人很认真的尬撩和恶俗到不行的99朵玫瑰以及开着辆豪车跑到她家的普通,破旧的小区,傻的不行的等在楼底下,和周围环境格格不入,被路过人的人指指点点但仍旧很认真的等在楼底下要接她去公司后,小白莲必须承认自己也有了触动。


真正的转折在之后:小白莲请假外出去一个地方办事,准备回来的时候下起了大雨,当时是夏天,闷热的潮湿的天气,穿一件t恤都觉得闷的慌。
霸总在公司没有看到小白莲,就去问了其他人得知小白莲请假办事去了。这时外面已隐隐有了下雨的架势。霸总二话不说,换上了他的西装三件套,西装革履,能闷死三头象的“霸总装备”,拿了把伞,开着他的劳斯莱斯去小白莲送伞去了。
但是走的匆匆忙忙忘记问了地址,又因为误解来到了错误的地址。霸总就站在他的豪车外面,有些高兴的又有些得意的想着小白莲出来后看到他给她送伞的反应。


雨开始下了。雨点重重的落下来打湿了厚重的布料,霸总站在雨里,拿着那把伞。他想,这女人怎么这么慢呀。


霸总可真是傻的,小白莲又不是小孩,不知道自己打个滴回来么,怎么会淋雨。小白莲办好事回到公司,得知霸总去给他送伞了,然而到现在还没回来,看了眼外面不时有雷鸣和闪电划破的天空,小白莲拿了把伞和钱包就冲去了。
小白莲赶往霸总那边的时候,心里一直在想。这把伞等一会找到那个傻瓜后,就用来给自己撑,她才不要跟那家伙撑一把伞呢,去接他之前,她要先想一百种话去嘲笑这个家伙,明明是一个大公司的总裁却能地方也不问就跑出去,然后又跑错了地方,一个人拿着把伞去接她,下了雨也不知道回来。。。小白莲开始想那一百句话。想着想着,小白莲觉得自己的眼眶越来越热,她想,干嘛费那么大精力去损他,一会见到他,我就只说两句话:你个大傻逼。我答应你。
小白莲找到霸总的时候,先远远看到的是一个狼狈的背影。在厚重的雨帘里有些模糊。像一个给人来送伞又跑错地方的傻瓜的背影。


小白莲和霸总交往了。


让我们把甜腻腻的两个大傻子谈恋爱的过程跳过。一直跳到他俩终于全垒打的时候。

之前不是说过么,霸总是个o,并且以为小白莲是个o或者b。所以在衣服全脱光之前他严肃的告知了小白莲她的性别,表示自己不是她所期待的a,无法给她一个o/b想要的标记或者别的之类的,但他保证自己会像个a一样去做的x
正当霸总紧张的冷汗直冒害怕对方因为自己的性别拒绝他的时候,对方却回打了他一耙
“唉?可是我是a啊?”
我要吐槽一下:小白莲这人经常会抓错重点。比如某些时候,比如刚才。
总裁震惊了。
“你你你你你是aaaaa??!”“我是a啊?啊等等,话说你刚才是不是说了自己是个o?!”
霸总:“???!”
小白莲:“?!!?”
大眼瞪小眼。场面一度十分尴尬。
霸总曾预想过对方的反应:她可能会失望,会觉得被欺骗背叛,跟他分手,也许会永远不再理会他。但他从没想过会是这么个…………局面。
“………………如果是你的话,”一番冷场的沉默之后,霸总慢吞吞的继续解开了刚才解到一半的扣子,“我大概…………不会介意。”
接下来,霸总虽然是作为承受的一方,但全程掌握主动,因为没有在发情期自制力也很强大所以一直是主导权在自己这,小白莲迷迷瞪瞪的就被对方。啊不。上了对方。爽是挺爽的,但就是一直被骑乘位压在下面感觉似乎有地方不对,但也说不上来。就这么样两个人做了x


之后加一个番外。讲述在交往后第一次遇到发情期的霸总和小白莲x因为平常一直在吃抑制剂所以这种时候副作用就出来了,发情期的效力在他这特别强烈,连起都起不起来直接瘫地上了。角色调换,小白莲终于找回了自己作为a的主导权高高兴兴的按照自己的步调上了霸总。

这件事告诉我们白莲都四假象。只有欲望才四真实滴!)


之后他俩结婚了,over 。happy ending~

完整无缺的磷叶石法斯法菲奈特做了一个梦。

他梦见自己腿没了,手断了,脑袋也掉下来咕噜咕噜的滚到一边。 法斯低头看着那个支离破碎只剩下个躯干,断面边缘露出宝石绿色内里的自己,头一回心疼起了庸医小姐。

每天都在面对像这样的我还真是辛苦你了呢.jpg

哎呀,我说你。他蹲下身,究竟是干了什么才把自己搞得这么破破烂烂的啊。

面前那块躯干形状的碎裂的宝石没有一点回应。也是,他已经没有脑袋了。

腿是怎么没有的呢,法斯探出手,沿着断面的边缘轻轻描摹滑动着,让我猜猜,傻瓜一样轻信了一只海底蜗牛的话带她去了海洋深处?结果被算计的失去了双腿?

寂静。只有光线在宝石躯干中不停的变幻流动着,流光溢彩。

猜错了么,法斯笑了笑。那手臂呢?因为被巨大冰川的呓语和低声的呢喃蛊惑,亲手把它们放在冰层裂口处砍断,沉落在了海底。是这样的么?
原本寂静的宝石碎块突然有了轻微的震颤,在硬质的地面上撞击发出咔哒咔哒的细微声响,并且频率还在不断的加剧。法斯似乎完全没注意到这个异象一样,自顾自的继续往下说。
至于脑袋,嗯,再次拥有了朋友和力量后,对自己有了可笑的自信,在试图夺回同伴的一只手时被月人钻了空子,射穿了脑袋,真是得不偿失呢。我猜对了么?
现在那块宝石已经在用一种近乎弹跳的力度在地面上扭动跃起,又因为只有躯干所以不能站起,也不能开口反驳,一次次的掉落回地面,发出刺耳的撞击声。

笨——蛋,法斯笑嘻嘻的看着面前的躯干徒劳的努力着。喂我说,看看我究竟是谁啊。 大幅度的动作静止了。
那是一个怪物。他有着青金石的脑袋和一只人造珍珠做成的左眼,在他陌生的面庞上熠熠生辉,和他本身的宝石色不同,他的双臂是如镜面一般光滑,流动着的合金,双腿是黑白螺旋状花纹的玛瑙。它们东拼西凑整合在一起,构成了一个说着话的,笑着的法斯。

白痴。他这么说道,你该醒来了。

法斯一下子惊醒了。
他直起身,窗外是月球上特有的景色。月人们建造的城市在底下延展着。

法斯觉得自己刚刚似乎做了一个梦。

法斯记起似乎曾经的某个时候,他也同样的从一个梦中惊醒过。

那是什么时候的时候的事了呢?他又梦到了什么?

磷叶石法斯法菲奈特想不起来了。

。。。。我这是被太太拉黑名单了吗。。。

我真的rio讨厌那种ab主场bcd给他们当龙套配角又偏偏打了bcd单人tag的了
特别是这个太太画的特别好看/写得很好很巨的时候。骂不能骂不能打,最后只能憋屈的说个太太真棒继续加油
jdl我根本不吃ab,也根本不想看到自己喜欢的c跑龙套啊。既然这是abcp的故事那你打一个cptag就完全够了啊???啃单人粮的时候真的()懂吧,看到一堆无关的玩意。

居民楼

今天是第13天。不敢相信,我们已经在这茫茫海洋上漂了这么久。

大家都很恐惧。食物已经吃完了,淡水也快喝完了。海水也在顺着被泡软了的潮湿的地板往上漫………一楼的女人和她的孩子已经不能再继续住了。当天晚上,所有人都沉默着听着外面绝望的敲门声。第二天早上,我们来到了一楼。隔着脏兮兮的玻璃和附着在上面的气泡,可以看见女人低低地浮在充盈着水的房间里,揪在后面的头发飘散在水中,像某种水池里生长着的菌丝。橱柜,电视机,和一个水果篮里的腐烂的苹果悬浮着,环绕在她身旁,缓缓地上下起伏。我们走回去,发现孩子被她放在了二楼的唯一没有被从楼梯漫上来的水占领的,狭小的,只够容纳一人的空间里。那孩子颤抖着打着抖索,站在逼仄的方形瓷砖里。他的怀里抱着一个水果篮。里面似乎是女人节省下来的食物和淡水,被好好的用一条整洁的红白格子的餐布垫着,四个角仔细的掖了起来。

我们接受了这像被放上祭坛来乞求神明的一样的贡品,完成了她最后的心愿:我们留下了她的孩子。他将由我们二十五层的住户轮流照料。之后,我们谨慎而精确的将食物和淡水分成二十四份,平均分给每一层。第四层的一个信教的老妇人虔诚的向天祷了告,然后拿走了她的那一份。



但是水还在漫延。

《药》段子向

短小注意。黄田病娇向监禁前提。和正文没有太大关系,是一些日常小段子x还会不时地更

1.
“黑田——吃药的时间到了哦。”青年转过身,拿着药瓶温柔地笑着说道。这是每天的保留节目。
不过今天的黑田似乎不大配合。只见他的眼神不似往日的混沌迷茫,变得清明,专注地看向他——让青年不禁想到了在这一切发生之前,在所有还没开始,他们仅是朋友的时候的那个黑田。回忆扑面而来,他不禁有些恍惚了。
只见黑田似乎欲言又止,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开了口。
“那个,黄田啊。”
这可真是让人惊讶,难道说终于对药产生了抗性吗。虽然早就料到会有这么一天,但是黄田不禁还是莫名的激动起来。
“怎么了么,黑田?过了这么久终于清醒过来了么。现在才知道反抗?晚啦(笑)。我是不会……
“我是说你那个药——”
“……我是不会让你离开我的,日复一日的监禁,就这样失去自理能力,一点一点变成我的……”
“不,我的意思是——”
“……变成我的东西,再也离不开我,也别想去见那个女人了。但是别害怕,我会一直一直陪着……”
“我是想说———”
“……一直一直陪着你的,因为我最爱你了呀,这个世界上最喜欢的你的人就是我———”
“黄•田!!!”
“——唔啊在!”
“你听我说。你那个药,刚才拿错了。应该是再旁边一瓶,你现在手上的那个,是维生素C。”
“…………”
“黄田?黄田?你有在听我说话?黄田?”

孩子们的总集

总结一下目前有的孩子好了x

1.莉莉丝
这大概是我最长情的一位了。。。当初搞她的时间最长世界观也是和大家奋斗了好久弄出来的。名字中二不要介意x实际上这其中还有一个蛮好玩的巧合,【因为不满于自己的丈夫而离开,成为了众魔之母】【因为不满于自己的所憧憬的大人而离开,跑到混乱放飞自我了】
写了好多关于她的粮和if线,是我觉得最像是自设的孩子。死板,僵化,但是博学,沉迷于书本和教条,但是对于秩序总领的人的信仰也很虔诚,因为长年深居在图书馆内所以某种意味上的不谙世事(傻白甜),不善表达交际(情商极低),相信书本给她描绘的一切。对应daat【知识】,第一个开玩笑相关的孩子

这个坑掉的剧组tag为“和世界开玩笑”,是开玩笑在西幻(大概?)背景下的au
链接http://youmuxia.lofter.com/post/1e92dde7_eea733cc

http://youmuxia.lofter.com/post/1e92dde7_115f70a9


2.忘了名字x似乎是乌拉诺斯
幸福小镇世界观下的孩子x沉默寡言,循规蹈矩,喜欢一尘不变。在与人交流上十分的有问题。童年悲惨的家伙,被自己母亲作为了父亲的替代品掌控着。总之很不对劲。最好不要和他离的太近
能力是交换平行世界与己世界对应之物。时间有限制,而且不能传送意识

3.没有名字!
是个日本高中生,没有超能力没有特异功能各方面来讲都只是个日本青春校园故事的角色!是我最喜欢的孩子x可以说是男性的理想型,爽朗,负责任,乐于助人。小麦色皮肤的运动系男子x各方面来讲都是很好的家伙

链接http://youmuxia.lofter.com/post/1e92dde7_eeb3eeb4


4.O
没有具体写过她的设定,是一个【英雄】。大背景是英雄成为一种职业的同样是日本的某处。身穿哥特系蓬蓬裙,随身携带一把阳伞。不怎么笑的女孩子,认真完成自己的工作进行【清除】。看起来冷冷的,但是内心戏很丰富,属于吐槽役的闷骚型选手。很俗气的设定为喜欢吃甜食,经常任务结束后去基地附近的那家便利店买黑森林蛋糕,这种时候心情会变得很好,虽然仍是无口但背景板上有小花。对于自己是唯一正经(伪)的家伙感到很苦恼,经常会面无表情的腹诽。
如果出现在漫画里的话,大概是心声会被作者经常描绘出来占据半个版面的那种孩子

最近被一个笑的很欠扁的家伙正大光明的跟踪了,每天装扮成各种身份(便利店小哥,乘务员,路人,浇花的园丁,与其说伪装不如说是套上一件制服就强行说自己是另外一个人)出现在她身边并以各种方式(炸弹,下毒,陷阱)试图解决她,质问与暴揍也得不到任何结果,为此十二分的苦恼中
链接http%3A//youmuxia.lofter.com/post/1e92dde7_ee9a225e


5.西蒙/特丽莎/丽塔

两个恶魔和一个堕落的神父。没有具体设定。

http://youmuxia.lofter.com/post/1e92dde7_12226396

童话


唔,那里是很冷很冷的一片陆地,温度低到以至于湖泊和海洋都冻成了一整块大冰块,像地面一样变成了可以挖可以走的东西。那里的人们不把捕鱼叫捕鱼,他们称之为采鱼或者挖鱼。因为水都冻成了冰,所以鱼也跟着一块被冻在了里面,静静的沉默的冰封在脚下,保持着摆尾那一瞬间的姿势。所以当人们要采鱼的时候,他们会在鱼产丰富的地方挖一口冰井,人顺着宽敞的矿洞一样的井口爬下去,到达合适的位置后就开始凿冰,或是把冰切割成一大块一大块的正方形长方形搬出去,之后把冰砸开来得到里面封藏的鱼。

在不同深度,鱼的种类也不同,当人们想吃深海鱼的话,就会不远万里跑到海洋中海沟的所在处,开始挖挖,一直挖到深深的海沟所在。一眼望过去,海洋上遍布着大大小小的规整的晶莹的洞口,透过冰面,能看到正在采鱼的人们挥舞着锄子,奋力挖掘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