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据删除]

[权限不足]

#六子系列#松野小松的受难日

乱七八糟的对话体……慎点

只是一点点试看………之后有空会写完的x

不是all小松!!!不是!!不是角色粉的自我高潮!每个人都会轮一次性转的请不要误会!!这个系列会分别叫做松野空松的受难日这样……千万别误会了(


背景:迫于母亲想要一个贴心女儿而施加的压力,六子去大裤衩博士那要来了美女药。

first day
一松:“长男这种东西就是为了这样的时刻存在的吧。(恶劣的笑)”
轻松:“不要再挣扎了小松哥哥,请好好地把药吃下去。”
小松:“啊啊啊你们两个家伙怎么回事啊——兄弟爱哪里去了就是这样卖你们的大哥的么混蛋弟弟们!空松!快来履行你作为次男的职责救我!”
空松:“goodbye my dear brother……”
小松:“唔呃呃我是绝对不会吃的———空松竟然连你也!——唔额额额……”(奋力挣扎)
椴松:“小松哥哥你还是放弃挣扎吧,嘛这样讨妈咪欢心的机会可不多呀(事不关己的在拍照)”
十四松:“同意同意——!”
轻松:“你看大家都表示赞同了哦,少数服从多数所以请你乖乖的把药吃了然后作为可爱的女儿去安抚母亲吧长男小松(和一松一起按住小松)。”
小松:“这种事情哪里好了啊……而且啊!特别是撸斯基你向大裤衩博士要求的那个劳什子“监督机器人”!搞得身为女性的优势也没有了——你还我正大光明去女澡堂和豆豆子酱一起搓洗对方肉体的机会!”
椴松:“真是人渣啊小松哥哥,如此纯洁的仅仅是换一个性别来关爱母亲的这种事竟被你想的如此污浊不堪——”
十四松:“嗯嗯——污浊不堪污浊不堪……”
轻松:“真是人渣呢小松哥哥。(再叫一次撸斯基就揍你哦)”
一松:“真是人渣。”
十四松:“嗯嗯——人渣人渣……”
空松:“goodbye my dear brother……”
小松:“哈啊———?难道你们没有想到这方面么别告诉我?!既然如此那你告诉我那个监督机器人是要来干什么用的?!不就是怕兄弟中有谁一个人独占这样的桃色时光么!撸松我可告诉你啊其他人无论怎样哥哥我都不会这样的哦………?会拍照片共享的哦………?所以即使要做妈妈的女儿也请务必把这个机器人送走哦………拜托了撸松?(还有空松你是只会说那句话么哥哥我又不是要去死复读机啊你!)”
轻松:“…………(有一点点被说动)”
一松:“喂撸松你可不要上那家伙的当啊。假如送走了机器人这家伙要做的第一件事绝对是拿上所有的药跑到女澡堂里吧……绝对不会想到我们的。”
空松:“goodbye my dear brother……”
小松:“所以说你这家伙是怎么回事啊!还是说终于意识到身为长男的我去了次男的你的期限也不远了么!(还有为什么是我在担当吐槽役啊!)”
椴松:“无关的话说得够多了呢———赶紧把这事解决吧话说。”
十四松:“嘿———咻!(将药猛的怼进嘴里)
小松:“唔噗——!(四周冒出大量的烟雾)”
一松:“唔啊………”
轻松:“真是夸张的效果呢……”
椴松:“嗯…你们说小松哥哥会变成什么样的女孩子呢~”
一松:“啊哈———虽说是美女药,但是到了那个家伙那里说不定会突然失去药效变成丑女什么的呢……”
空松:“good,goodbye,my dear brother……(拭去晶莹的代表love的泪水)”
轻松:“空松你也是,那句话好停一停啦……”
十四松:“(蓄力中)”
四松:“………?(那个奇怪的具象化的蓄力条是怎么回事啊……)”
{?}:“咳……唔啊……”
众松:“?!”
(烟雾逐渐散去,一个属于女性曲线的身影影影绰绰的显露出来)
{?}:“我说,你们这帮家伙啊……”
众松:“(来了!)”
十四松:“(蓄力条满格了)(突然窜起)小松哥哥———!(扑上去抱住)”
一松:“喂等等啊十四松,别随随便便扑向来路不明的东西。

轻松:“(所以那个蓄力条是这个作用么)”

{?}:“啊……哥哥我好伤心……才过了这么一会就从人渣长男变成来路不明的东西了啊……”
椴松:“小松哥哥………?”
十四松:“小松哥哥登场——!”
小松:“锵锵锵——”
众松:“唔啊!”
空松:“goodbye my dear brother!hello my beautiful sister!!”
众松:“重复了那么久就只是为了说那句话么!”
轻松:“该说不愧是大裤衩博士么……立即见效啊。”
一松:“………连这都能变成美女不愧是物如其名的美女药。”
椴松:“…………(不知道为什么沉默了)”

没头没尾的先结束了。等有空再写完吧(

tbc

#人设三十天#4

Day 4.幼年的样子
突然想起来我连名字都还没取。随便抓阄抓一个好了。

“噗通”。他扔出的那枚石子准确的砸到了水塘的正中央,在清澈见底的潭水里缓缓沉下去。从入水点为圆心,一圈圈的波纹缓缓的向外漾开。第一枚石子,他默默的想,是他说的那些话。

“我说,你这家伙,”
闭嘴。
“不会是孤儿吧?”
别说了。
“虽然一直说自己的父母在国外研究所工作,但从来没有见到过啊。”
我说不要再讲了。闭嘴。闭嘴闭嘴闭嘴闭嘴闭嘴—————
“你不会是在吹牛皮吧?又或者,其实你是个野种,你爸妈不要你————”
“砰”。他想也没想,就一拳挥了出去,实打实的揍到人家脸上。他两眼发红,喘着粗气保持着那个挥拳的动作。旁边看热闹的人中有个胆小的,一下子被吓哭了。

“给我,闭上你的嘴。”

他从身边拾起一块石子,再一次扔了出去。第二枚,他闷闷不乐的记着数,是幸子老师对我说的话。

“那个,不是老师说你……”
“考试也快临近了,就不能收收心吗?打架就真的有那么重要么?”
“老师并不是要指责你,我也清楚你家里的特殊情况,只是………”
“总之今天这件事无论是两个人当中的谁先挑起来的,你们都要留校察看。好好想想吧。”

明明我没有做错什么的,混账……

第三枚。
第四枚。
第五枚。

泪水没法抑制的咕噜噜的冒出来。他狠狠的用打架时没被攻击到的左臂擦着眼泪。哭什么哭,快停下啊笨蛋。他愈是这么想,哭泣的冲动就愈是没法停止。最后不止是眼泪,连十分丢脸的呜咽都发了出来。笨蛋,笨蛋笨蛋笨蛋。
啜泣声在这个小小的水塘边响起。泪水滴落下来,他探出头,让它也落在水塘里。第六,第七,第八。泪水里的盐分淌下来火辣辣的蛰着伤口。第九,第十。水面上映出的脸狼狈不堪,混合着汗水的尘土黏嗒嗒的贴在上面,到处都是打架后留下的伤痕。
他知道阿公他们肯定又会对此絮叨不止。一想到一会还有回去面对的诘难,他就感到一阵烦躁。

太阳要落山了。他听见阿婆叫他回来吃饭的声音。

用潭水随意的抹了一把脸,让它看上去至少像个样后,他站起身,一瘸一拐的朝屋子的方向走去。

有关系统和快穿文的脑洞

*我自己对于快穿文的解释和脑洞。

*未经授权请勿使用此世界观。

这世界上有一些人,喜欢做梦。现实里做不到的事情,就在梦里开金手指。但你说你,想开开挂当当玛丽苏汤姆苏什么的,也没啥,人之常情。但关键你还不承认这是个梦,认为这才是真实的,想要颠倒是非黑白,让梦取代现实。(咯咯的笑)
大部分人嘛,当然是没法做到的。但有那么一小撮子人,很少很少,大概就0.0001%那么多吧,相当于几万人——别瞪着我,全球七十亿多的人口呢你要看百分比——他们有这个能力。只要他们想,梦境取代“现实”是完全可以在某种意义上上实现的。

[此处的几万个梦指代快穿文中的不同世界]

【惊讶】
【焦急的询问】

别急,听我讲——没那么可怕其实。很多做梦的人是不知道自己在做梦的,他们认为这是现实,那这就是现实。既然是现实,那很多东西还得按着自己对于“现实”的认知来——所以即使在梦里,一般情况下也不会出现什么不符合做梦者本人认知观的事情,比如人们都倒立着走路,热武器地上随便捡什么的,或者天上下起糖果雨。除非这家伙相信这是真的,不然在梦里就不可能发生——有点难解释。总之要是有反社会大兄弟想要用核武毁灭世界,还得去报培训班上相关的科学知识,再找材料一点点辛辛苦苦的造,这期间说不定还会有梦中的国家部门的人员找上门把你抓去坐穿牢底。(咯咯直笑)

[为了让前后说的通,此处解释为梦的环境是由对现实的认知构成的。不然那样的话快穿的世界应该就是光怪陆离的了]

【提问他们是如何将梦境变成“现实”的】

我还在想你什么时候会问我呢。当他们开始做梦以后,会无意识的将周围的人的意识拉入自己的梦中来,而他们的意识会根据自己的主观认知铸造周围的坏境,进而构建做梦者的梦(这个范围一般视本人的概念而定。大多数时候都以做梦者的固定居住点为圆心向外画圆,很多时候还会牵扯到交际圈之类的——假如他在梦里去了美国,那么相应的他就会为了让世界合理扩大能力范围将美国的一部分纳进圆圈中:视他前往的目的地而定。如果做梦者的能力够强大到一定程度,他还能将半个地球包围进去)。那些被拉进去的人呢,在梦的影响下是不会意识到在自己身上发生的事的。一般都该怎么过继续在梦里怎么过。

[解释了快穿文中为何明明应该是虚拟的世界却那么真实]

(你可以这么想———假如所有人的意识都到了自己的梦中,那可不就是梦境取代了“现实”,毕竟主观决定一切嘛)
直到做梦者梦醒了,他们才回回到现实中,而且由于梦和现实中时间流速不同,往往几天,几年的光阴在现实中不过是发个愣的几秒,本人也会忘记梦中的事情。

【提问假如是这样那为何要阻止他们做梦,似乎并没有什么损失】

因为一旦在梦中过了一个期限,梦就再也醒不来了。无论是做梦者还是被动拉入者都会进入沉睡的状态一觉不醒,相当于变为植物人。被拉进梦中的人会困在里面一辈子。一开始或许没什么,即使有所怀疑梦境的力量也会让他变得迟钝浑浑噩噩。但时间久了总会有人发现端倪。这时候已经晚了,除非做梦者自己做腻了这个梦,不然接下来的时光就是foreeeeevvvvvver————

【恳请他换一个话题】

————而且假如真的哪个人在梦中毁灭了世界,那所有人的意识都得给他陪葬。

【再次恳请他换一个话题】

好~~吧~~——就讲讲破解的办法好了。那就是让他们不能称心如意的在梦里横着走,高高兴兴的当一个苏文主角。潜入他的梦里,破坏,扭曲,改变他的理想中的剧本,让他不如意,或者让他恐惧,厌恶,想要逃离——一旦他不想再做这个梦了,那么一切就会恢复正常。

[此处’改变梦境的剧本’,对应许多快穿文中主角的任务或者说目的:打渣攻渣受的脸or拳打白莲花or使故事的三观正常]

【提问为何会找上自己】

啊,那就是另一件事了。除了他们,世界上还有那么一小小小撮子人,他们似乎并不受这些人的力量的影响,在被拉入后清楚的知道这是个梦,奋力反抗,呼喊,有能力去干涉做梦者——很多还真的成功了!梦醒后,所有人各回各家各找各妈。但救世主本人却回不去——打碎了梦,那个人也就一辈子困在梦境与现实之间的中空地带里永远徘徊了——直到下一次偶然被拉入某个家伙的梦里,才能脱离虚无感受一下物质的美好。够惨够无辜,但你也只能说这就是命。这些人大概就几百个,比起做梦者可少得多了——而你就是其中的一个。别苦巴张脸,这可不怪我,怪这个无情的世界。
(沉默)

[此处的碎梦的人指代各个快穿文的主角]

【提问难道就没有回去的办法】

当然有——那就是我们这些系统了!作为代码和数据,我们被创造出来的目的就是为了阻止这一切的发生。但是作为虚拟的创物,我们能够进入梦境,却没有足够的能力去改变梦境。很多时候做梦者还会本能的将我们排斥出去:有点像防火墙和病毒。这种时候我们就需要你们的力量了。不过我们也不会一个个找到你们强迫你们协助,在打碎梦之后无奈的漂浮在虚无中——我们还是很人道的。

【不信任的目光】

别这样嘛,你听我讲。我们只会找像你那样那些已经被拉入梦中或打碎梦后在虚无中游荡的家伙,和他们达成协议,让他们有能力摆脱被动,在系统的帮助下进入别的梦境,去打碎——在满100个梦之后,他们将获得“重生”。

[许多快穿文主角都是濒死之人被系统选中,一定条件满足后即可回到自己的世界继续生活。此处对应。]

【依旧怀疑】
【询问重生是指什么】

——重获肉体?回到现实?或者——自己拥有做梦的权利?谁清楚呢,我只是个D-21,不知道高层的那些事。但我可以肯定的是,你们将获得“重生”。
所以………你是答应还是不答应?我这个月的业绩就靠你了。

[系统一共分为A,B,C,D四个等级。A为最高,依次递减。]




【回 复 同 意】

太好了!合作愉快!

#人设三十天#3

Day 3. 细化身份

这题目跟前两天有点重复了吧……我觉得Day 2就解释的差不多了。
我查了一下,“身份”的意思是人的社会地位和出身。那么很好回答。前者是一名普通的高中生。后者是两名美国研究人员的儿子。搞定。

#人设三十天#2

Day 2.设计背景

父母两人均为日本人,在美国留学。因在同一所大学念书所以结识。兴趣相同加上年龄相仿,二人很快的熟悉起来并成为好友。在毕业后进入同一家研究所工作,致力于科研类研究。在工作的第一年两人建立恋爱关系,第二年结婚。很快便有了自己的大女儿,五年后其子出生,在美国同家人度过了自己的童年时代。于八岁时被送回日本和自己的祖父母居住。因此尽管是归国子女,长大后和周围人并没有什么文化习惯和价值观上的显著不同。
因为父母不在身边所以在学校里被同学欺负,恶劣的称为“没爹没妈的孤儿”,“你爸妈就是不要你了,不然为什么把你丢在这里。”经常会因为这个跟其他人打架。也因此,每年父母来探望的时候都会很抵触。在十二岁那年才和父母好好谈了一番,解开了心结。
和姐姐关系良好,两人一直保持着联络。姐姐经常会突击检查般的来看望弟弟,大部分时候是为了逃离学业,不过本人大言不惭称之为“给最亲爱的弟弟的惊喜”。尽管每次都会被自己的青梅,邻居家从小一起长大的女孩子,杀到日本,再三给弟弟君道歉表示看管不周,然后被抓回去,但本人似乎乐此不疲。姐姐在学校内成绩中上游,但对学习和钻研没有太大兴趣,更喜欢到世界各地去旅游,结识新的人遇见新的物。
在上高中后离开祖父母,于学校附近租了一套房子独自居住。现为日本的一名普通高中生。

#人设三十天#1

Day 1.创造一个全新的人设

爽朗的男孩子。设定为日本高中生,身高一米七到一米八之间。有着小麦色皮肤,运动系(但并不是筋肉满满的健美类型)。日常生活中不轻浮,对女孩子很温柔,会说像“没事交给我吧!”这种安全感满满的话。人际交往能力很强,却并不是partyqueen那一款。周围有很多朋友,但不会去担当领头的那位。大部分时候会退居二位。和班级同学们打成一片。
做事很积极,如果参与活动的话会很乐意出力。也经常帮助女生搬东西干体力活之类的。所以很受老师和女孩子们的欢迎,在班上轻轻松松混了个一官半职。不过本人绝不会敷衍对待职位,会很负责的完成自己岗位上的任务。
如果被夸奖会很不好意思的摸后脑勺。平时很可靠,重要的事情可以托付给他不必担心出纰漏。
父母健全但在国外工作。有一个大五岁的姐姐,在国外读书。所以自己是一个人独居。屋子里整理的却很干净。
虽然平常是爽朗大方的形象示人,但实际上却很细腻。会在小细节上关照到别人。
大多数时候都很好说话很宽容,如果跟别人起了冲突会很冷静的跟对方沟通,尽量把事态控制在最小范围内。
(但也是有底线的哦。)
学习成绩意外的很好,所以别小瞧运动类男子的智商x
学校里参加的社团有田径队和………咦?!超意料外!竟然有朗诵团,本人提到的时候倒是很放得开,“某天在田径队里喊口号的时候,被偶然路过的朗诵团老师看中了——我也很意外呢!毕竟从没觉得自己是这块料——我看了下社团活动时间,和田径队不冲突就去了”
是个红发控。小时候在国外生活时深深爱上过一个红发的好莱坞女星,之后此女星因为转型头发染成了金色,遂心碎。不过很少有人知道他这个爱好就是了。
不会特意去撒谎,是很坦诚的人。但也不是全盘脱出的诚实,经常有所保留。也就是所谓的只说真相说一半。被别人发现后会很坦然的回答“并没有撒谎”“只是没有说出全部而已”。某种意味上的圆滑处事。但并没有到世故老练的地步,替别人隐瞒某些事情的时候会很慌张,用灿烂的微笑试图糊弄过去:“唔?并没有那种事情哦,一切都很正常——什么?出了很多汗的样子?——啊哈哈哈,我,我没有啊,只是很热,……对!太热了!热死我了所以才留了很多汗!就是这样什么事也没有!”
日常生活中的娱乐是跑步锻炼和朗诵,以及各类极限运动。以及读书,周末和暑假的时候会经常乘地铁去市中心的图书馆。以及烹饪,只是厨艺不算甚精。以及种植花草。不过这件事也很少有人知道就是了。
喜欢的吃的有鱼/西红柿炒蛋面/芒果味的东西。喜欢的东西有小动物/花花草草/天文类和科学类书籍。没养宠物。阳台上养了很多植物,没事就会去那边浇浇水什么的。这种时候会很放松的哼歌。家里有一把很大的靠椅。看书的时候喜欢窝在那里面,戴着眼镜(有轻微远视,不妨碍日常生活所以只在看书时戴)。如果是冬天,手里还会捧着一杯热可可。

极度怕冷。
讨厌的东西有轻易许下的诺言/樱桃味的糖/感冒药/浪费资源的行为/灿烂的金发。
是个环保主义者,会很自觉的将垃圾分类投放。属于环保公益活动的积极参与者。经常会上课独自碎碎念着全球变暖和日本周围海平面的上升速度。把前座吓得要死,以至于对方一度买来大量水灾逃生工具和一艘充气皮艇,来应对日本被海淹没的情况,同时对“海水”“上升”等词语变得极度敏感。不过“加害者”本人却对此毫无察觉。
初恋是上初中时班上的红发女孩。结结巴巴告白后,出乎他意料,对方轻松答应了。在交往了很长一段时间后,某次对方到家里做客,晚上留宿。睡觉前洗澡。女友洗完澡后出来他意外发现对方头发褪色了。询问后对方随意的回头看了眼,“当然会褪色了——这是染的头发啊。”震惊不已。几经曲折的心理活动和痛苦的挣扎,最后实在无法忍受对方虚假红发的事实,提出了分手。在回答对方理由后,被女友甩了个巴掌,怒骂“红发情结的死变态”。之后遂再没表现或对外人提起过自己的这个兴趣。


#孩子调查问卷#

题目来自空间。
【请用某个孩子的语气回答】
答卷人:莉莉丝
1.你名字有什么意义?
是,是神话中女神的名字(局促)没有什么特殊的意味……是父亲和母亲在我出生那日决定的,我家乡那边的人都会给孩子取神话中的英雄和国王的名字,只是讨个好兆头(飞快地紧张的笑了一下)

那daat呢?
Daat作为十个质点合为一体的存在,通常不被描绘。然而Daat有时也会被视为质点取代Kether,视为非意识的Kether的艺术表现绘写(滔滔不绝)作为我的“名字”,它意为知识,体现了我作为玛丽苏的本质,即知识的光芒与神性,………(blablabla)(突然停了)我说了什么吗?为什么要这样看着我?(皱眉)你是在对这些表示质疑么。你不相信我的话?(突然恼怒) 你是在质疑阿卡丽娅大人的话么!是她指点了我,告诉我我的真实身份,教我运用我的能力造福世界。是她带领我前往了那个崭新的时代,(呼吸急促)你怎么敢质疑新时代的神!我,我,(结巴)

(赶紧解释)
………是那样么,对不起……是我太激动了。十分抱歉。(局促不安)那么,如果可以的话,也请您加入我们,为世界的秩序出一份力吧!(紧握对方双手)

2.对你的外貌有哪里不满意?
外貌并不重要,内在的充盈和美才是最重要的。一个人的精神和品质比外貌更加可信。(与其说是严肃正经,不如说是刻板)(死板的回答,就像从教科书上复制下来的一样)

并不是问对外在和内在哪个更重要哦?
这,这样么(尴尬)那么,那么,果然就是没什么吧!(语无伦次)所有都很满意!

坦诚一点也没关系?
………头发,吧。(无意识的搓着干枯的发尖)总是乱糟糟的,梳也梳不顺。如果可以,也想有像大人那样灿烂的金发。(陷在回忆中)还有,背……(往后看)因为小时候总是弯着腰看书的缘故,似乎定型了……腿也是……(皱眉)但正如我所说,这些并不重要。

3.你自己眼中的自己是怎样的?
一个还有非常多欠缺,需要不断学习并改正滋生的不够格的维护秩序的一员,只是大人的一个卑微的追随者。(刻板)至今为止有那么多特殊对待实在是诚惶诚恐(有些微得意的神情,又很快消失了,变得不安)

4.外界对你的评价是怎样的?
不会打听这种事,我在意的只有大人一人的评价。
一定要说么?
好吧……其实也知道一点……(神色一变)只是偶然听到的。请不要误会。刚加入秩序的时候,某次去资料室拿东西,听见克罗尔和阿芙拉在议论………并不重要。只是闲谈。(掩饰)(不安)

5.你最在意的人是在意到哪种程度?
她就是我的神。我可以为她做一切事情,成为她的盾和剑,清除这这世间的混乱(脸泛红光)如果她对什么感到烦恼,我会不惜一切去根除那些东西的(带有疯狂意味的虔诚)(神经质的微笑)

6.你的过去与现在有什么变化?
我的过去毫无意义。独自一人在那高塔上,以为知识就是生命中的一切,沉浸在书本中……直到她来了,(吸气)(回忆中)(激动)我终于明白了自己活着的意义,我能做到的一切到底意味着什么。我,我是知识的掌权者,daat,我会穷尽一切为秩序的建立服务,为新的时代和新的神……(再一次的微笑)现在,我在秩序做文书工作(心情似乎变好了)那么,下一个问题是什么?

7.死亡对于你来说算什么?
世界平衡的一部分。有生即有死,不可避免。有人会说这是一段新的旅程,但对于玛丽苏来讲,死就是死,一切的结束,不会有来世和炼狱,作为一种概念完全的消失。为了平衡自身奇迹般的能力,死亡………是必须的。(似乎想到些什么)(非常不安),是必须的。当然,这都只是我的推论。(无意识的抱臂)(眼神失去焦距)阿卡丽娅大人说了,秩序永不会消失,只会更加繁荣……守卫秩序的我们也会伴着秩序永存,一定是这样吧………?(眼神再一次聚焦)(抬头)(焦虑)

8.有想过改变自己的性别吗?
为什么会想这种问题?我并不需要用另一个性别来追随阿卡丽娅大……(突然脸红)不,没什么。只是有点热。
我说了没什么。(生硬)
……对,对不起!(意识到自己的语气)并不是……下一个问题吧。(生气了,似乎是在气自己)

9.会因为什么事情而绝望?
………被神所抛弃。(阴沉)

10.过去恐惧的东西,现在还会恐惧吗?
不再会了。因为我知道了光明永远比黑暗更广阔。混乱和恐惧再无立足之地。

11.你受到过最大的打击是什么?
接下来的题目由反水后的莉莉丝回答:……看到秩序背后的东西的那一刻。(目光闪烁)已经再也回不去了。

12.你表面的样子,是否与你真实的样子一致?
表里不一和虚伪是混乱的那些人才有的。(习惯性的不屑)不过……已经投奔混乱的我,也没资格说吧…………(低头)

13.有自己的爱人吗?
没有。也不会有。

14.你的爱人还活着吗?
我说了我没有爱人。

15.你还活着吗
活着。一如之前的每一天。(苦涩的微笑)但这种活,跟死无异。

暮暮

一觉醒来,暮光发现总是陪伴在自己身边的小龙不见了。

“……spike?”

没有人回应。声音打到墙壁上又弹回来,在空荡荡的大厅内回响着。城堡内一片昏暗,只有友谊地图尽忠职守地在面前闪烁着微光。突然,暮光感到自己臀部两侧的传来一阵熟悉的刺痛感。她转过头,发现自己的可爱标记在发光。

似乎是在呼应一样,可爱标记同时出现在了友谊地图的上空。

地点,小马镇。参与人员,暮光闪闪。

这很奇怪,暮光展开翅膀,飞到半空中俯看这张囊括了整个小马利亚的地图——她已经能像呼吸一样自然的在日常生活中飞行,翅膀是她身体浑然天成的一部分——以前地图从没发布过只有一马参与的任务。

地点也是,暮光挥动着翅膀,缓缓地下降,凑近地图。小马镇怎么可能会有友谊问题呢,这可是全小马利亚最友好最和善的小镇了啊。

但可爱标记执着的悬浮在小马镇上方,不偏不倚。

“好吧,”暮光嘟嚷着,“这就去。顺便看看spike又跑哪里去了。”

她展开双翼,朝门口飞去。



出乎暮暮意料的是,城堡外并不是她熟悉的小镇,取而代之的是一条笔直的大路和遮掩前方的迷雾。

“这,这,这不对头啊,”暮光一屁股坐在了地上,迷惑地眨着眼睛,“这怎么回事……”是什么幻术么?星光弄出的又一个幺蛾子?又或是……

“暮暮!”暮光猛地抬头,力道大到她觉得自己的脖子都要扭断了。

“暮暮——额,你还好吗暮暮?”

“我很好——等等,spike?你在这!”

“呃——我当然在这了?你忘了么,我们要去参加萍琪的派对啊。”

“萍琪的………?”

“哎呀你的记性真是越来越差了,难道说一次不记清单就忘了么?”

“我,我想,”暮光有点被搞糊涂了,或许真的有这么一个派对只是我忘记了?但,但这不可能啊我———

“暮暮?”

暮光从思绪中抽出身来,发现spike在关切地看着她。这是她的孵出来小龙,陪伴了她十多年的龙,她当然应该信任他了。

“我是说——当然了,当然!我这就去!等我——呃,把东西……”

“那就这么定了!我在金橡木图书馆等你!”

“金橡木图书馆?可那不是已经——spike!”迷雾蔓延开来,遮去了小龙的身影。暮光试图冲上前去,但等雾气再一次消散时,他已经不见了。

暮光震惊地看着这发生。在原地踌躇不定地犹豫了一会儿后,她选择了目前唯一可行的方案:沿着大路,走到那团未知的迷雾中。


“咳,咳咳……”暮光一路咳嗽着从迷雾中走出来,“这又是哪……”

“暮暮?”一个很熟悉的声音从前面传来。

“——星光?是你么?”

“当然是我了,你还指望谁呢。”她慢慢的从远处走过来,渐渐的,暮光看清了她的身影。确实是她。

“哦我的天哪你在这真是太好了,你知道这雾是怎么回事么,它蔓延了整个小马——”

“你在说什么呀?”星光眨了眨眼睛,“这里是云中城,当然会有雾了。”

“什么!!”暮光赶紧向下看去,的确不是陆地,而是云朵,厚实的云朵托着她浮在天空中,而自己正站在一条赛道的旁边。星光周围的光芒表示她在用浮空术使自己能够站在云上。

“这也太诡异了………”暮光喃喃着,“我发誓前一秒我还在自己的城堡前面,后一秒我就到云中城了!这云雾莫非是什么高级的瞬移法术?”

“或许吧。”星光笑了笑,“但是我们经历过的诡异的事情还不够多么?可以变成你亲近的小马吸取你的爱意的变形生物?消失一千年后突然再次出现的古老城邦?时空旅行?平行世界?”

“好吧……你说的有道理。”暮光挫败地坐回地上,“所以……我们接下来要去干什么?”


星光没有回答。她转过身,遥望着远处的天际。暮光顺着她的视线望过去,看见了一道彩虹在缓缓滑过天空。

“你还记得这么,”她突然说道,“就那次——彩虹音爆——时空旅行—卷轴——”

“哦,”暮光愣了愣,迅速的回忆起来,露出了笑容:云做的赛道,孤零零插在一边的裁判旗,还有天边的那道彩虹。这么明显,她之前竟然没认出来,“当然记得了,那回我们可是来来回回在这折腾了十几次啊——印象深刻。”

“是啊,对,”星光笑了,“那会我可真是——”“任性胡来?怒气冲冲?孤注一掷?”“———是啊。”一阵愉快的轻笑声消散在云雾里。


滑过天空的那道彩虹爆炸开来,发出耀眼的光芒。光晕呈环形向外一波波扩散。

“……这可真美。”

“谁说不是呢。”

“……”

“……”

“那么……你要走了吗?”

“这应该是由我来问你。”星光侧过头,“我的导师和挚友,你准备好前进了么?”

“………”

云雾开始弥漫。她的身影开始变得模糊。

“是该说再见的时候了,我想。”在被云雾彻底失败遮盖之前,星光最后看了她一眼。同之前一样,等雾气散开的时候,她已经不见了。


好吧,暮光退后几步,深吸一口气,一头扎进迷雾里。继续。



to be continued

#反派三十天#2

Day 2 笑起来很烦的反派 
“别再跟着我了。”

他就在身后不远处,O能轻易的感知到。脚步声太响了,伪装的太拙劣了,潜行的技术也太糟糕了。带着他那同样拙劣糟糕的刺杀工具。拙劣,糟糕,拙劣。烂透了。
鬼鬼祟祟的身影僵住了。
“我说,”骤起的狂风将裙摆猛地吹起,厚重的布料猛烈的摆动着,“别再跟着我了。”
“但我只是一个无辜的过路——呃呃呃啊啊啊”原本轻松愉快的语调因为O的突然出击被抑住了。男人在O面前艰难地呼吸着,努力想要扒开扼在脖子上的手。烦人的,多嘴的家伙,出生的时候长了一张嘴真是基因的错误。“你再多说一个字,”O慢慢增加手上的力道,不断收紧,看着他徒劳的挣扎着。“我可不保证我会做出什么。”这挣扎的程度越来越小,最后变成了无意识的抽搐。O这才松开了手。男人无力地滑到了地上。
“要是下次让我发现你偷偷摸摸地跟在后面,就杀了你。”O冷眼看着男人趴在地上干呕着,抛下一句警告就转身离开了。加了裙撑的裙子荡出一个漂亮的弧度。O撑开伞,从阴暗的高楼缝隙间走了出去,留下男人从刚才的窒息中缓过来。


“我记得我说过别再跟着我了吧。”
O看着面前用欠扁的微笑询问她是用现金还是刷卡,穿着该死的便利店制服站在柜台后的男人,破天荒的感到一种无力感。已经记不清这是第几次了——O只希望这回能来个有点创意的借口。恰好碰上的列车上的无辜的乘客?作为一个园丁出于好心擅自跑到了自己家里除草顺便埋下了三个炸弹?无辜的粉丝想要大大给他一个小小的签名所以跟踪她一路直到基地,顺便十分巧合的让O在路上遇到了一系列的陷阱和机关?
“您在说什么呢,我从来没那么做过呀。”男人依旧用那种欠扁的方式微笑着。真是良好的服务态度啊。“您是现金还是刷卡?”
O瞪着他。男人用同样饱含感情的视线回应她。带着那个欠扁的微笑。
哎,O想,我认输。她把要买的甜品放到柜台上,一手撑着伞,一手屈在柜台上。“刷卡就可以了。”“好的。”卡被接了过去。这该死的男人还挺像回事的把流程做了一遍,然后微笑着把卡递还过来。“您的卡。”啊让我猜猜看,当我拿到这张卡以后不用一秒它就会爆炸把我震出地球的引力场,或者我会发现这上面其实涂了一种无色无味的毒药只等我碰到它的那一刻倒地身亡,又或是这是一种新型的指纹收集器,等我离开这家便利店以后你就会拿着我的指纹窃取我的银行账号然后刷爆我的卡我使我从此贫穷陷入社会底层结交坏朋友被带入歧途从此赌博成性抽烟喝酒最后成为一个社会败类去接高利贷又因为没钱还进而被债主弄死。但男人那张微笑的脸纹丝不变,就好像他真是一个普通的便利店店员无所隐瞒。
于是,O带着黑色幽默的心态,伸出手去接那张递过来的,在无尽时间线的多种可能性中变得险恶无比的银行卡。
但是什么都没发生。
因为她根本没接着。她去拿的那一刹那,男人手一松,卡掉到了地上。
“啊,”男人用仿佛真的很抱歉的仍旧欠扁无比的微笑看着O说,“真是太抱歉了。卡似乎掉了呢。”

一片死寂。

狂风骤起,呼啸般席卷过这家小小的便利店。那风声轰鸣和咆哮着,仿佛是有人把世界上所有愤怒的脏话被打进一个气球里,直到它塑料的表皮撑的不能再撑,薄到好像只要轻轻一戳就能炸裂。

然后松开它。

O就站在这场风暴的中心。披肩的头发被卷起,在狂风中舞动着。
男人微笑着。
O凶狠地瞪着他。
男人依旧微笑着。
O如恶鬼般狠狠地瞪着他。
男人坚持微笑。
O以一个人根本不该也无法做出的可怕的表情瞪着他。
但男人只是保持那个微笑。

O认输了。

风猛的停了。就像来的时候一样突然。O淡定地整理了下裙摆。接着,仿佛是什么都没发生一样,O伸出手去接那张被男人捡起的银行卡。
这次很稳妥地接住了。

啊,O想,我太欣慰了。



然后这张银行卡就爆炸了。



这种人的存在一定是人类这么多年破坏生态,大自然为了报复而创造出的最可怖的创物。因为人类生不出这样的东西。人只生人,不生渣滓。
被震出地球引力场的前一秒,O对自己这么说到。

#反派三十天#1

(我写的啥鬼玩意,没头没尾x

Day 1.魔王
作为一个魔王,我已经活了很久很久了,久到自己都记不清年岁。平常的时候,我就呆在自己的宫殿里养精蓄锐,做好各种准备,敬候勇者的到来——
然后平静地让他杀死自己。
不,我的确是永生的——但我仍会死。只是我能够在永世酣睡的死之外多一种选项:重生。每次都是这样:千篇一律的疼痛,悸动,抽搐,颤抖,喷涌而出的鲜血,紧接着便陷入了无边的虚空中。我漂浮着,以虚无飘渺的形态。虚空给予我生和死的选择。我毫不犹豫地选择了生,然后极力睁大眼睛,看着在千百年间无数次分解的我的躯体,再一次凝聚。
在勇者之间,我被认为是一个无足轻重的笑话,一个小丑,和自取自拿的金库。他们一波波来又一波波去,轻率的取走我的生命,劫掠宫殿里的金币和珍宝,从未思考过自己为什么会得到这些。愚蠢的人,你们的每一次轻率之举都是播下的种,种下的根。倘若你们中哪怕有一个对此表示怀疑,结局也都不会如现在这样。但是已经晚了。
明天,将是最后一天,我已做好万全准备——这可都是多亏了你们啊,没有你们,哪来今天的这一切?明天,我将登基,坐上世界的王座,这是我应得的,我死了那么多次,又重生了那么多次,以至于这世界将它们两个透支,不再存在生和死的区别。明天,亡者将会再次站立于地表之上,生者会倒下,沉入泥土里。鲜血要染红这片土地。

明天,将是一个崭新的世界,属于我的世界。